艺术长廊
首页>企业文化>艺术长廊
盛夏七月
来源:转载       作者:时间:2019-07-19

时至流火的七月,便已是进入到一年最热的高温高湿的盛夏时节了。

七月流火来形容此时的酷热再也恰当不过。如果身处阳光下,身体裸露的部位,就会被炎炎烈日暴晒得像是要爆裂开似的疼。一阵一阵的热浪袭来,又仿佛一次一次地被推向熊熊燃烧的火焰去炙烤一般,胸闷闷的,透不过气来。

清晨还有些清凉,向东方远远望去,一轮又大又圆的桔红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,随着时间的推移,太阳升得越来越高,但原来的桔红色已渐渐褪去,发出的是白晃晃的刺眼的光芒。阳光伴着灼热一起洒向大地。

打着伞的行人走在大街上,挥汗如雨,路旁边的树木那碧绿的叶子,没精打采地打着卷儿,只有树上的蝉在不停地叫着,仿佛天气越热它的叫声也就越响亮。

田野里的庄稼在骄阳下,干渴得萎缩着身躯,多么渴望有一场甘霖降临。刚刚铺完不久的沥青路路面热得发烫,车轮碾过发出被暴晒溶了的沥青粘着后撕扯的”嗤…嗤……”声。

身上全是汗臭味,感觉粘糊糊的包裹着整个的身体。加之潮湿的空气,让人烦躁。

夏天的夜是很美的,除了没有了白天白暑热和喧嚣之外,如果幸运的话,还能在夜幕下看到点点的忽东忽西的流萤。坐在桥栏上,望着遥远天际闪烁的星光,听着桥下潺潺的流水声,风儿在呢喃着,宛如是在娓娓地讲述着一段唯美的曾经的某人与某人的恋情……

七月也是多雨的季节,大雨如约而至,雨声、雷声夹杂着风声,大雨倾盆而下,转瞬间变成了茫茫的水的世界了,眼前是不断流淌的水帘,雨雾以摧枯拉朽之势吞噬了整个的视野。

盛夏七月,荷花盛开,止步于荷塘畔,小憩池边柳行间,清风习习,捻一缕柳丝,静静地,颇有雅兴地欣赏起荷塘中的荷花来了……

是因为曾经听过那篇配乐朗诵的朱自清散文《荷塘月色》,从而我喜欢上那如诗如画的又赋予无尽遐想的静谧的月夜,还有情有独钟的对荷花的喜爱。喜欢荷花绰约的神韵。”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,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,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”情景相融,令人如醉如痴。

雨后空气清新,眼前荷塘中的碧绿的荷叶奕奕地立足于水中,荷花粉艳艳的,一朵挨着一朵地绽放着,娇艳婀娜,不时的还能闻到荷花散发出来的清香。许多的蜻蜓、蝴蝶栖息在荷花的花苞上。

微风吹起,有的荷花花瓣开始凋落,就见荷花花瓣从上向下落,而倒映在水中的荷花花瓣从水里向上同时落至于水面,”池荷对影落,沙鸟带声飞。”就一个”池荷对影落”就足以刻画出此刻荷塘中荷花悠然地飘落的优美意境了。

蝉还在狂噪着,似乎这个炎炎夏季只属于它自己,有时候,我也真的希望自己变成一只蝉,学会在逆境中,欣然地去接受生命中所给予我的一切……

附件: